剛收購就變臉的軍工資產 金盾股份受非法集資案牽連

    來源: 新浪證券綜合2018-03-10 14:40:31
      

    伴隨著國內貨幣去杠桿的宏觀調控,2017年以來有多家企業因涉嫌非法集資而導致資金鏈斷裂,典型者如涉案金額高達數百億元的南京錢寶網等,給相關投資人帶來了巨大損失。頻繁爆發的非法集資大案不僅僅局限于一級市場,二級市場中的上市公司群體也難以獨善其身,前有鼎立股份控股股東鼎立控股創始人因非法集資而被東陽市公安局于2017年5月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新近又出現金盾股份(35.350,0.00,0.00%)停牌曝光深陷關聯公司非法集資大案。

    身受非法集資案牽連

    2月5日,停牌數日的主營專業通風系統設備的金盾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可能存在公章被偽造的情形以及已經有4個賬號被凍結。而就在此前的2月1日,上市公司曾發布《關于公司董事長逝世的公告》,披露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周建燦先生墜樓身亡的消息。

    3月5日晚間,金盾股份最新發布公告稱,已故原董事長周建燦控制的金盾集團下屬企業涉及刑事案件。其中,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因涉嫌集資詐騙被紹興市公安局上虞區分局立案偵查(案號:紹虞公[經]立字[2018]10366),浙江金盾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投融資部負責人張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同樣被當地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案號:紹虞公[經]立字[2018]10367)。

    從3月7日發布的最新關于銀行賬戶被凍結的進展公告看,金盾股份目前已有13個銀行賬號處于凍結狀態,法院向銀行送達的法律文書中裁定凍結額度合計為178483.60萬元,公司實際被凍結的賬號內余額總計約為3882.83萬元。

    另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金盾股份現驚爆隱情 周建燦控制的企業竟涉集資詐騙》文章稱,“涉案的金盾消防在上市公司體系外,主要關聯企業包括浙江金盾壓力容器有限公司、浙江格洛斯無縫鋼管有限公司、浙江藍能燃氣設備有限公司,上述四家公司總授信金額為386720萬元,短期貸款敞口246705萬元,融資租賃4687萬元,銀行票據敞口54320萬元,總融資敞口305712萬元,但這一數字未獲金盾集團確認。”僅該信息內容來看,金盾集團及金盾消防的非法集資案似乎并未直接波及到金盾股份。

    1月31日,金盾股份發布的《2017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顯示,公司2017年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531萬元至9384.1萬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00%至120%。雖然此次披露的年度業績增速預期相比該公司2017年三季報中披露的“2017年公司預計盈利約11943.40萬元~13649.60萬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80%~220%”有所降低,但是相比該公司以前年度盈利增長停滯狀態好轉了很多。2014年至2016年期間,金盾股份凈利潤同比增速則分別為-14.53%、6.44%和-0.59%。

    然而,也就是在這組看似靚麗的業績數據掩蓋之下,筆者在仔細研究后發現,金盾股份除了受前面談到的負面消息沖擊外,其實際盈利水平甚至是盈利的真實性還是非常令人擔憂的,不僅剛剛收購的軍工資產業績未能達到預期效果,且自身也陷入了流動性危機之中。

    剛收購就變臉的軍工資產

    金盾股份發布的《2017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稱,公司2017年度業績增長主要得益于在2017年10月完成了對浙江紅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江陰市中強科技有限公司的并購重組,并將上述兩家公司2017年11月和12月份的盈利數據納入到了上市公司合并報表范圍。

    根據金盾股份在2017年9月19日發布的《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修訂稿)》,江陰市中強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從事防多波段偵察隱身結構功能一體化材料、雷達吸波材料和數碼迷彩隱身材料等軍用隱身偽裝遮障、隱身偽裝涂料和數碼迷彩作業系統的武器裝備項目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技術服務,產品主要應用于軍事裝備、軍事目標及軍事工程的隱身偽裝。該公司是總裝備部裝備承制單位,2015年和2016年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957.55萬元和13342.01萬元,同年實現凈利潤645.37萬元和4460.35萬元,營收和盈利增速非常高。

    同時,收購報告書披露中強科技的原實際控制人周偉洪還承諾:“在中強科技利潤承諾期(2016~2020年)應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將不低于3500萬元、7000萬元、9450萬元、12757.50萬元和17222.63萬元,即首個考核期間(即2016~2018年度)的期間累計承諾凈利潤數為不低于19950萬元;第二個考核期間(即2019~2020年度)的期間累計承諾凈利潤數為不低于29980.13萬元。”從這個盈利承諾數據來看,金盾股份對于中強科技未來的盈利增長是抱有很高預期的。

    但是,從金盾股份發布的《2017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即“江陰市中強科技有限公司原預測11月、12月共貢獻利潤5000萬元~6700萬元。中強科技系軍工企業,2017年因軍改,導致軍方招標工作延期,受此影響,中強科技業績比預期下降3000萬元~4700萬”。從內容來看,中強科技并未能夠給金盾股份帶來預期中的高盈利。

    不僅如此,從上述數據細節來看,“江陰市中強科技有限公司原預測2017年11月、12月共貢獻利潤5000萬元~6700萬元”,但是該公司原實際控制人周偉洪承諾的該公司2017年預計實現凈利潤總共卻只有7000萬元。也即在原先的預測中,2017年11月、12月兩個月將實現全年70%至95%的利潤,這樣的預測安排是否合理呢?是否在做出上述預測時,就已經埋下了“業績未達預期”的隱患?

    需要說明的是,金盾股份在收購報告書中披露了同期收購的紅相電力經營存在季節性特征,并詳細說明“紅相科技主要客戶為全國各電力公司,客戶的招投標主要集中在下半年,紅相科技經營活動存在季節性特征”,但是并未指出中強科技的經營活動也存在季節性特征。也即,在正常條件下,中強科技的全年盈利分布應當是較為平均的,但是這與前文所述的、該公司“2017年11月、12月兩個月將實現全年70%至95%的利潤”的盈利預測數據是無法匹配的。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針對中強科技的原實際控制人周偉洪的個人履歷,金盾股份在收購報告書中描述得并不詳細,僅披露了其最近三年的職業和職務。“任中強科技執行董事、江陰市中強酒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同時在收購報告書中披露的周偉洪“控制的其他企業情況”也僅涉及到4家企業。

    可事實上,周偉洪的個人履歷并非這樣簡單。根據《天眼查》公示的信息,周偉洪還曾擔任過“江陰富江玩具有限公司”和“江陰市金沙江汽車貿易中心”的法人代表,這兩家公司均被吊銷了營業執照,原因不詳;同時,周偉洪作為股東的公司,還有“上海嘉聯軋鋼有限公司”、“江陰市大通注塑金屬有限公司”、“江陰遠邦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等,上述公司也均被吊銷營業執照,原因不詳。對于上述事項,金盾股份在收購報告中并未提及。應收暴漲背后的流動性危機再來看金盾股份自身的財務數據質量,其中也不乏“看點”。

    根據該公司發布的歷年年報數據,2013年到2016年的凈利潤金額均超過了4000萬元;而與此同時,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卻分別為-5232.92萬元、-1817.31萬元、-2867.36萬元和1704.98萬元,整體呈現了營運資金大量流出的狀態。這與該公司看似充實的利潤金額是明顯不相稱的。而在這背后則是金盾股份的應收賬款余額持續暴漲。年報數據顯示,金盾股份2013年到2016年末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高達28743.94萬元、41006.46萬元、54268.6萬元和60429.64萬元,累計增幅高達一倍以上;而與此同時,金盾股份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34384.41萬元,相比2013年時的29470.16萬元增幅尚不足15%。

    特別是在2016年末,金盾股份超6億元的應收賬款余額中,賬齡為一年以內的款項余額就高達28973.08萬元,相當于同年34384.41萬元主營業務收入的84.26%;同時,一年以上賬齡應收賬款余額則多達3億元以上,已經超過了2013年時全部應收賬款余額。

    從財務數據細節來看,金盾股份并未詳細披露該公司的主要客戶名稱,也未詳細披露應收賬款的欠款客戶詳細信息,這令投資者無法核實這些銷售客戶及欠款客戶是否正常。僅從數據匹配來看,金盾股份在2016年向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分別為3245.82萬元、2319.26萬元、1784.12萬元、1754.78萬元和1670.97萬元,其中第一大客戶占全年銷售額的比重也未達到10%,由此也可見金盾股份的客戶構成較為分散,客戶多是零星采購的小規??蛻?。

    與此同時,2016年末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的欠款金額則分別為3357.19萬元、3294.09萬元、2975.78萬元、2579.54萬元和2428.98萬元,均超過了同等排名的銷售客戶對應的銷售金額。這種現象足以證明金盾股份針對其主要客戶的期末欠款余額均超過了當年銷售額,也即金盾股份針對這些主要客戶2016年度的銷售不僅未能實際收到貨款,而且就連以前年度的部分欠款仍然未能收回。

    上述數據指向,金盾股份在看似平穩的營業收入金額和凈利潤實現金額背后,是越來越艱難的銷售實際回款,大量營運資金被沉淀在長期應收賬款當中,其中賬齡長達兩年以上的欠款就高達億元以上。在這令人擔憂金盾股份是否能夠順利收回這些巨額欠款的同時,也令人懷疑該公司可以放寬銷售結算政策背后,銷售數據是否真實?客戶是否正常?畢竟從A股爆發過的典型財務造假案例來看,也不乏有虛增銷售同比虛增應收賬款的先例。

    案發前的股價表現頗似“莊股”

    金盾股份的二級市場股價是在2015年6月創下了93.17元的歷史最高價之后,曾伴隨著數次“股災”暴跌至2016年初的19元左右,但隨后在上市公司盈利乏善可陳的背景下,公司股價則快速反彈至2016年11月的將近52元,幾乎收復了“股災”過程中的股價失地。

    在該公司于2018年1月30日停牌前的數個月時間內,金盾股份的二級市場股價走勢異常平穩,單日換手率幾乎未達到過1%;哪怕是在2017年11月29日金盾股份股價出現閃崩,到當日收盤時也能夠漲回來,最終還上漲了0.06%。

    但是,異常平穩的股價往往也是高控盤的“莊股”所具有的市場表現。根據金盾股份披露的主要流通股股東名單來看,“云南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云信增利35號證券投資單一投資信托”赫然在列,持股數量多達449.97萬股、持股比例2.81%。

    在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中包含有“云信增利”的上市公司中,不乏有二級市場股價走勢異常者。典型者如在2018年1月31日(也即金盾股份停牌之后一個交易日)股價出現閃崩、并隨后停牌至今的中珠醫療(6.490,0.00,0.00%),該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就包括了“云南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云信增利42號證券投資單一投資信托”,持股數量為2260.78萬股、持股比例1.1344%。

    再如在今年2月13日公告了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利好的凱恩科技,在股票復牌后也曾走出連續三個跌停,短期內股價跌幅超過三分之一;該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也包括了“云南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云信增利42號證券投資單一投資信托”,持股數量為607.62萬股、持股比例1.2994%。

    2017年11月中旬,“一行三會”起草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對杠桿比例做出嚴格限制,股票信托產品的杠桿比例原則上不超過1:1,最高不得超過1:2,并明確“中間級份額計入優先級份額”。這一新規對信托賬戶清理以及去杠桿引來的連鎖反應,被認為是今年2月初A股出現大面積“閃崩”的“元兇”,在這一波股價暴跌的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頻頻出現信托身影。

    與此同時,金盾股份還面臨著控股股東股票質押危機。根據金盾股份在2017年11月18日發布的《關于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部分股票被質押的公告》披露,周氏父子累計質押公司股份5160萬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74.58%,占公司股份總數的19.58%。而周氏父子所持股權目前已被浙江省桐鄉市法院、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法院、湖北省高院、天津市第二中院、重慶市第五中院等多家法院的司法輪候凍結??毓晒蓶|的股票質押危機或許將成為壓垮金盾股份的“最后一根稻草”。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

    足彩胜负14场